tp钱包 我竟发现老公外面有个私生子,还每月转五千给他,我转头让他破产

发布日期:2024-07-10 09:38    点击次数:138

1. 老公上厕所时,忘了关闭投屏,而我正坐在沙发上看电影tp钱包,无意间瞥见他与前任的转账记录。

这让我意识到,我们结婚五年,他竟然背着我,在外还有一个四岁的儿子。

每个月,他都要给那个女人和孩子转五千块钱的生活费。

我感到一阵眩晕,血压飙升。

难怪平时女儿丫丫找他要零花钱,他连一块钱都要犹豫半天,还不忘教育一番。

既然他要脚踏两条船,那我就让他在阴沟里翻船!

我和张兵是相亲认识的,从认识到结婚只用了三个月。

原因很简单,张兵长得帅气阳光,看起来老实本分,不像是会欺骗人的人。

我作为事业上的女强人,在企业做到了管理层,但到了三十岁,父母年迈,急切希望我结婚生子。

我被逼无奈,匆匆相亲,匆忙领证,连婚礼都没来得及办。

婚后的开销虽然大,但对我来说,月薪两万的我,还是能轻松应对,房贷车贷也都是从我的账户扣除。

张兵是电子厂的技术工人,月薪六千,我从未要求他上交,只希望他能照顾好父母,剩下的钱就当零花钱。

有时他应酬钱不够,我还会多给他一些。

家里还请了保姆,他回家什么也不用做,享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。

原以为这样的生活会让他满足,没想到他却背叛了我。

这个月,公司给了我两天假期,我本想带全家去周边旅游,放松一下。

但张兵突然说厂里有事,一时走不开,让我一个人带女儿去。

他所在的工厂经济效益不好,已经好几个月发不出工资了,怎么可能还有事让他加班?

这分明是借口。

但我没有揭穿他,想看看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

我生硬地笑了笑:“老公,既然要出去玩,一家人团团圆圆才好。我平时忙于工作,没有时间陪你,是我的不对。既然你走不开,那旅游就算了,我们在家看电视,晚上一起去接丫丫。”

张兵这才松了一口气,搂着我的肩膀,夸我善良贤惠。

“老公,最近平台新上了一部电影,我很喜欢。我记得你手机有视频会员,就用你的手机投屏吧。”

张兵满口答应,但操作时却装上了防窥屏,还用身体挡住我的视线。

这不是心里有鬼是什么?

电影开始不久,张兵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宁静。

他一次次拒接,但电话不断打来。

我装作不在意:“接电话吧,老公,电影可以暂停。”

张兵却坚决拒绝:“不行,小琳,你难得休息,不能打扰你。就是骚扰电话,我已经拉黑了,放心看吧。”

我不再追问。

但几分钟后,张兵以拉肚子为由去了厕所,却忘了手机还在投屏。

微信聊天记录让我看得清清楚楚。

那一刻,我感觉心被揪了起来,周围冷如冰窖。

张兵的前任,吕萌发来一张小男孩躺在病床上的照片:“儿子发烧进医院了,你快来看看!”

张兵焦急万分,连发消息询问,又转了三千块钱过去。

他从厕所出来,面色紧张:“老婆,厂里又要加班,丫丫麻烦你去接,下次休假我再补偿你。”

他说谎如鱼得水,毫无破绽。

不等我回应,他就匆匆出门。

晚上,我独自接女儿回家,凌晨两点,张兵疲惫地回家。

我早已洗好澡,喷上香水等他,但他毫无兴致,推开我:“上班累了,先睡了。”

说完,他转过身去,背对我睡觉。

等他熟睡,我悄悄拿起他的手机,用指纹解锁,查看银行卡流水。

这才知道,他和我结婚第二个月就和前任藕断丝连,还生了个儿子,比丫丫还大几个月。

2. 自从吕萌怀孕后,张兵每个月都会给她五千块钱养孩子。

他不仅没往家里拿过工资,还总是找借口跟我要钱给那个女人。对丫丫却小气得要命,每次她要零花钱,张兵就哭穷。

“小孩子要这么多东西干什么?别太物质了,找你妈要去,听见了没?”他总是这样说。

次数多了,最后没办法,才勉强给丫丫一块钱买棒棒糖。原来他的钱都花在别人身上了。

我看着他熟睡的脸,忍住了想要掐他的冲动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既然他想脚踏两条船,我就得让他翻船。

第二天他还没醒,我就把保姆阿姨辞退了。张兵起床后坐在饭桌前,看着空碗,不停地叫保姆上菜。最后发现没人答应,气得把碗砸了。

我在外面吃完早餐回来,冷漠地笑了:“别叫了,阿姨已经走了,以后你要自己做饭。”

“走了?”张兵差点跳起来。

“对啊,老公,现在你们厂里没效益,我们公司也在降薪裁员。现在周转不开,你以后只能节约点用了。”我冷静地说。

张兵的脸立刻变得不悦,眉毛都快挤到一起了。我不仅没有安慰他,反而催促他去上班。

“要是工作丢了的话,以后只能喝西北风了。”他这才慌张地拿起东西往外跑,连鞋都踩掉了一只。

晚上他回到家,我和女儿已经在外面吃完了澳洲牛排。张兵上班受了一天的气,回家看见乱哄哄的屋子和空荡的餐桌,饿得肚子咕咕叫,翻箱倒柜也没找到吃的。

最后只能出去买了最便宜的泡面,怨气比鬼还重。

“老公,既然回来了,也别闲着,去把丫丫的衣服洗了。”我依靠在门上,轻蔑地看着他吃泡面。

他的衣服上还有油渍,不可思议地望着我:“你是她妈,为什么你不干?”

我笑了:“还愣着干什么,现在家里吃的用的哪一样不是我挣钱买的?我明天还要上班。现在没了保姆,丫丫是你的亲女儿,洗衣服这种小事,也不过分吧。”

张兵自知没话讲,再说他还要从我身上捞钱给吕萌,自然不会这么快撕破脸。他耐着性子,一件一件手搓了衣服再晾干,忙完这一切早就腰酸背痛。

我故作担忧地问:“老公你没事吧?”

张兵装出一副好男人的模样:“当然没问题,为了这个家,我苦点累点都没什么。”

那就好,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。

我一拍掌:“最近我们家不是没什么收入吗,我在美团上给你找了个送外卖的活,平常你下班也别在家里玩手机了,去送外卖补贴家用吧。”

“啊?”张兵瞪大了眼睛,不可置信地看着我。

原来的我早就被哄得团团转,感动得给他捏肩,怎么可能还舍得让他出去干活。

“你不是说为了这个家,让你做什么都可以吗?”我反问。

他还想推脱:“现在我们也不是这么缺钱的时候吧。”

我差点被气笑了,这些年没让他操心过家里的事,真是太便宜他了。

“怎么不缺?幼儿园一学期八千,丫丫的夏令营四千,还不算平时买衣服,吃饭……”我细数着开销,张兵赶紧叫停,答应下来。

接下来一个月,张兵白天在厂里上班,晚上送外卖。或许是刚开始没经验,经常超时,车子打滑摔到路边,餐食洒了一身,浑身青紫。

还有一次,没带雨伞,大雨浇了个透,回到家发了四十度的烧。

张兵虚弱地躺在床上,嘴唇脸色苍白。

一个月终于赚了四千出头,在我的诱导下,尽数转入了我的口袋,勉强填上了这个月的窟窿。

当天晚上,张兵便接到了吕萌的电话。他以为我睡着了,实际上我的脑子无比清醒。

“我上个月不是才给你们打钱过来吗?怎么又要钱?”张兵这个月吃了不少苦,自然是一肚子怨气。

吕萌心机深重,语气软了下来,电话里哭哭啼啼的:“儿子生病了你也不在身边照顾,我一个人把他拉扯大,又当爹又当娘。如今儿子过五岁生日,买件好点的衣服过分吗?”

张兵抓耳挠腮,像供祖宗一样哄着。

挂完电话,便翻箱倒柜在家里找起来。

3. 最后,他的目光锁定了我的首饰盒。

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,轻轻拉开抽屉,看清之后却忍不住骂骂咧咧。

“真是的tp钱包,连个像样的东西都没有。”他自言自语,声音里带着失望。

他当然什么都找不到,贵重的黄金首饰早就被我变卖转移到亲妈的卡上,剩下的全都是些不值钱的小东西。

“林月,你真是个吝啬鬼!”他愤怒地低声咒骂。

最后张兵实在是没办法,悄悄翻出床下的私房钱,数了一遍又一遍,舍不得地在胸口捂了捂,才装到了兜里。

“张兵,你这是干什么呢?”我忍不住嘲笑,看着他那不舍的样子。

“哼,老本都拿出来了,你满意了吧?”他嘟囔着,脸上满是无奈。

总有一天,我会让他吃进去的都吐出来。我心中暗自发誓。

张兵送外卖吃够了苦,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,背上的淤青不但没有好起来,反而往胸膛蔓延,看上去实在可怜。

“妈,我疼……”他躺在床上,声音微弱。

婆婆得知了这个消息,心疼得不行,很快从乡下赶来,亲自伺候。

“妈,您来了。”我表面上装作感激,心中却冷笑。

我自然是没什么意见,省得我花心思照顾张兵。不过我可不会让他这么便宜地躺在床上休息。

转头就对婆婆说:“这些年张兵的工资都孝敬给您了,现在丫丫还在读书,我也拿不出钱来,这医药费你看?”

婆婆的脸色当即给绿了:“你们给我钱那是天经地义……”

她的话只卡在嗓子里面一半,张兵赶紧重重咳嗽了几声,婆婆这才改口:“是是,这钱是该我给。”

说罢也没给我个好眼色。

只等我走出病房买午餐,悄悄躲在门后偷听,便听见两人在里面窸窸窣窣商量着什么计划。

“我早就看林月不顺眼了,仗着有几个臭钱,一天天尽管使唤我儿子。小斌,你看你都瘦了。”婆婆的声音里带着不满。

“妈,我没事。”张兵安慰她。

“不过话说回来,你的钱都花哪儿去了,就是扔井里面也得听见个响声啊。”婆婆继续追问。

张兵不耐烦地挥挥手:“还能花到哪里去,不都给你的大孙子张轩去了。”

一听见张轩的名字,婆婆是头也不昏了,腿也不痛了,吱着大牙笑得开心极了。

当初我难产生下丫丫,婆婆一见是个女儿,从农村提来的母鸡当即又提了回去,还晦气地吐了一口唾沫,指桑骂槐地说道这鸡下不出来蛋,是个赔钱货。

这么多年也每给丫丫买过东西,没煮过一顿饭,洗过一件衣服。

看来张兵在外面有个私生子的事情,婆婆一直都知道,甚至还合起伙来骗我。这些年不知道吞了我多少钱。

等我打饭回来,张兵和婆婆立刻安静得鸦雀无声,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。

过来三天,张兵的身体还没有好全,婆婆便马不停蹄地拉着他去找吕萌母子去商场里逛。

四个人其乐融融,仿佛才是真正的一家人,丝毫没有人注意到身后跟踪的我。

眼见他们进了最贵的一家米其林餐厅,张兵像是憋屈了好几年,餐桌上大快朵颐,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一顿饭。

吕萌和张轩这么大方,点起菜来也毫不手软。

没一会桌面上便堆满了食物,甚至到最后很多都没有吃完。

等到付钱的时候,张兵拿出一张信用卡给服务员:“随便刷。”

他的算盘打得可是真的响啊,用我的信用卡成全他的面子。

可随着“滴”的一声响起,服务员将信用卡递回来:“先生您这张卡限额了。”

张兵又拿出另外一张,可是接二连三全都失效了。

他的脸色逐渐变白。

我看着眼前的一出好戏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早就料到张兵从我这里拿不到钱,会盗刷我的信用卡,发现真相的那一刻我便停掉了。

旁边的吕萌面子挂不住,开始不耐烦起来:“阿斌,究竟能不能行啊?”

张兵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凝固:“夕瑶,今天我出门忘带钱包了,你看这钱你先垫着……”

话还没有说完,吕萌不乐意了,她全身上下的都是名牌,尽管这些年张兵没少给她打钱,花得总比赚得多。

“什么?你疯啦?我哪里还有多的钱,这几个月你生活费都没有打多少给我,今天说好了是要请客,怎么还要出尔反尔?”

4. 旁边的张轩看着两人吵架,突然间呜呜大哭起来。

婆婆见状,急忙安抚她的宝贝金孙,她狠狠心一咬牙,刷了自己棺材本的钱,心疼得不得了,最后还是把餐费给付上了。

吕萌鼻子一哼气,这才作罢。

张兵手里紧紧攥住的拳头一直未松开。

看着他们狗咬狗的模样,我实在是乐得不行。

但我哪里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。

正当张兵偃旗息鼓,准备原路返回的时候,我戴着墨镜,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他们跟前,装出偶遇的模样。

“老公,你不是说在加班吗,怎么有闲心带着妈来这里吃饭?这位是?”我故作惊讶地问。

张兵心虚了,眼神飘忽不定,额头都涌现了细细的汗珠。

吕萌牵着张轩的手,笑着上前几步:“阿姨上街的时候差点摔倒,我把她送到这里休息。”

她虽然是客气的言语,可眼底的挑衅意味分明,嚣张的模样天不怕地不怕。

“原来如此,那倒是要谢谢你了。张兵,你们还没吃饭吧?正好这里有家米其林餐厅,味道不错,就让妈请客,好好答谢这位热心肠的小姐。”我故意提高了声音。

婆婆慌忙想拒绝,吃一顿的饭钱可让她心痛得不得了。

可张兵连忙给了她一个警告的眼神,没等婆婆答应,便拉着我的手将我往里牵。

饭桌上,我故意点了鲍鱼、海参、龙虾,每点一个,婆婆的表情便冷三分,慌忙说着够了够了。

我抢过菜单:“这点哪里行啊,夕瑶小姐可是我们的大恩人,救了婆婆呢,怎么能马马虎虎?”

到最后,一桌人各怀鬼胎,味同嚼蜡,唯有我享用着美食,把平生心痛的事情都想了一边,差点压不下来上扬的唇角。

吃完饭,我又强行把婆婆带到了医院,预约了十几个检查,挨个送她上去。

婆婆看着账单如流水一般哗哗流出来,惨叫像杀猪一样,嚎叫着:“我不检查了,哎呦喂,我不检查这些,我没病!”

我掐了身边的张兵一把,“快去把妈给带回来,TP钱包安卓今天必须给她做个全身检查。大马路上走着走着都差点摔倒了,这以后要是出什么问题,我俩后悔都来不及!”

张兵的眼神扭捏,好言相劝道:“我看实在是没这个必要,妈的身体我很清楚,都是些小毛病,回去吃一点感冒药就好了。”

我当即装出一副生气的模样,火冒三丈甩开他的手:“张兵,你这么能这么说呢,她可是你的妈妈呀!是生你养你的人,她这么多年都不容易,现如今你给她做做身体检查都抠搜成这个模样。以后要是传出去了,你们村都知道你不孝顺,名声也不好听啊!”

“今天幸亏是遇见了好心的吕萌,不然妈早就昏倒了,我们以后可要好好感谢人家。”我特地着重说了好心两个字,看见张兵额头上的青筋暴起,我就知道,这件事的帐他必定会算在小三的身上。

谁叫她好巧不巧用了这个理由,我怎么能轻易饶了他们。

婆婆被架着照了,又拍了片子,几乎是一刻也没停下来休息,张兵带着跑上跑下,累得气喘吁吁,汗流浃背,最后检查出来什么事情也没有。

两人的面色都铁青一块,也不知道是累的还是心生怨怼。

等晚上回到家,婆婆想从冰箱里拿出一碗燕窝吃,却找了个空。

她积累了一天的怨气,终于在这个时候对我爆发了。

上来便是劈头盖脸一顿臭骂:“好你个林月,真是个没有孝心的。我累了一天了,回家连碗燕窝都不给我留,全被你私吞了。”

5. 我心里冷笑,但表面上却装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看着张兵:“妈,这事你可实在是冤枉我了。前些年我给张兵拿给您的保健品钱,都够您吃十年的燕窝了。”

没错,除了张兵的工资,我每个月还会额外补贴婆婆几千块钱的保健品和营养品,却全部钻进了吕萌的荷包里。

婆婆自然早就知道钱去了哪里,被我的话噎得无话可说,只能随便开火熬了碗白粥喝。可她吃惯了山珍海味,哪里还吃得下五谷杂粮,她吃了两口便全部倒掉。

她走到张兵身边:“儿子,给妈点钱,我去买点虾仁煮粥喝。”张兵正瞅没地方撒气,一把甩开她搭在肩膀上的手,以往的母慈子孝全数崩盘:“你是吸血鬼吗?就知道冲我要钱?死老太婆。”

婆婆也不是个省油的灯,反手给了张兵一巴掌,响彻整个客厅,彻底给他打懵了:“怎么说话呢,你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好不容易拉扯大的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张兵说着动手就要打人,婆婆的眼泪哗啦啦往下流,哭得那叫一个惨,街坊邻里都听得见,坐在地上不起来:“你打吧,我真是养了头白眼狼。”

两人争执不下,我顺手好心悄悄报了个警。当巡逻车鸣笛驶进小区的时候,周围的邻居都探出个脑袋观望。

婆婆看见事情闹大了,捂住眼睛旁青色的伤口,心疼儿子,连忙将张兵护在身后:“我们母子俩闹着玩呢,哪里会真的动手?”张兵也慌了,这是真的会进看守所的,立刻跪下,上演出一副母慈子孝的画面,实在是叫人看了恶心。

虽然这次是平安无事,但邻居上来八卦,我泪眼汪汪无辜极了:“张兵虽然打了他妈,但那是因为爱呀,你可千万不要和别人说。”

第二天周围的人都知道张兵是个家暴男,疯起来连亲妈都敢动手。从后走出门都要被指指点点,抬不起头,单位本来就拮据发不出工资,这次更是借着这个理由将张兵给开除了。

“凭什么?我干了这么多年。凭什么说开除我就开除我?”张兵气不打一处来,说着差点又要上去动手,还是被保安架着出来的。

他整夜酗酒,脸色沱红一片坐在沙发上意志消沉,最后摔门而去,又和吕萌腻歪去了。让她整宿整宿照顾这样一个醉鬼,也是有的好受的。

婆婆在家里,丫丫回来对她打招呼,满眼星星奔向她,又亲手递上学校里做的小蛋糕:“奶奶你别生气,这是丫丫送给你的礼物,吃啦甜甜的就不伤心啦。”

不料蛋糕被婆婆一把掀翻,落在地上惹上灰尘,奶油都变得脏兮兮。婆婆尖酸刻薄地挑剔:“你一个小丫头片子来凑什么热闹,用得找你来我眼前晃?拿些垃圾食品给我吃,安得什么心。始终不是儿子有什么用?”

丫丫的眼泪顺着脸颊留下,哇啦哇啦哭着钻进我的怀里。我忍不住站出来:“妈,您嫌弃可以不吃,何必说这么难听的话给丫丫。”

她白了我一眼:“小孩子又不记得事情。现在你和张兵还年轻,完全可以生个二胎。怎么,还指望以后丫丫给你养老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始终是别人家。”

我捂住丫丫的耳朵,不然她听见如此刻薄的讥讽的语言,也没给婆婆一个好脸色:“这件事就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既然她这么宝贝吕萌这个小三生的儿子,那么迟早有一天要在这上面摔跟头,弄得头破血流才好。我装作打电话,无意间透露出丫丫被名校录取的消息。

“是啊,还好我们家是学区房,这个名额给丫丫了,精英小学里都是双语教育,老师都是外教,专门从洲域聘请的。上了这个学校,相当于半只脚跨入了清华北大,以后丫丫去留学也轻松,好啦,先挂了,我得去准备资料了。”

旁边看电视的婆婆装作无意地靠拢过来,向我打听:“你刚刚说丫丫要上精英小学?”

6. 我轻轻一笑,语气中带着一丝得意:“对啊,当时就是为了这个入学名额,我们才在这个小区买了房子。一户只有一个名额,珍贵得很呢。”

她的眼珠滴溜溜转了几圈,脸上立刻堆满了和蔼的笑容,语重心长地对我说:“小琳啊,我老家那边有个侄子也到了读小学的年纪。丫丫是个女孩子,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,最后还不是要嫁人生孩子。不如把这个名额让给我侄子,将来他有出息了,肯定会好好报答你的。”

我毫不示弱,反唇相讥:“我让丫丫上名校,接受最好的教育,就是为了让她将来不用依赖别人,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。这个名额,我绝不会让出来,您就别白费力气了。”

婆婆听了,吐了口唾沫,转过身去,不再理我。

晚上吃饭时,她指桑骂槐,对我摆出一副难看的脸色:“我看新闻里说,有些人真是胳膊肘往外拐,自私自利,连畜生都不如!”

我放下筷子,温柔地看向张兵:“是啊,那些不顾自己家孩子的父母,真是枉为人。”

张兵不明就里,还以为是在说他,气得扔下筷子,大发雷霆,把婆婆吓得不轻。

这顿饭吃得不欢而散。没有了我的钱,张兵又丢了工作,拿不到钱,吕萌也逐渐露出了真面目。

她对张兵越来越嫌弃,没说几句就厌烦地去睡觉了。

张兵一个人抱着手机,郁闷得流下了眼泪。

第二天一早,他又去喝酒鬼混。

趁着张兵不在家,我把一张宣传海报放在桌上,上面是同小区现房抛售的广告。

婆婆一看到,眼睛都亮了,急切地问我这房子在哪里。

我装作若无其事:“这个啊,邻居给我的,他们全家都要移民澳大利亚,房子出租不方便,时间紧,便宜卖了,好多人都想要呢。可惜我现在的钱都套在股票里取不出来,不然肯定买了,赚个差价也得有好几万。”

婆婆急忙亲昵地拉着我的手:“小琳,之前是我说话欠考虑,刚好我有个亲戚也想买房给孩子读书,便宜别人不如便宜自己人。”

这正中我的下怀。

我反握住婆婆的手:“真的吗?那太好了。我和这个邻居很熟,他肯定愿意优先卖给我。不过得抓紧时间,抢购的人太多了,最近电话都被打爆了。”

“那还等什么,快去快去!”

这房子的价格说不上便宜,也不贵,整整五十万,刚好是我这些年给张兵和婆婆花的钱。

到了地方,婆婆看着银行卡里的余额,一时犹豫不决。

这时,一个光头男人推搡着她,上前几步,把银行卡拍在桌上:“这房子我要了,全款都在这里。”

我在一旁说:“这个价格要是错过了,可就再也没有了。下一次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,可惜你的侄儿,以后只能上村小了。”

婆婆一想到孙子的学业,立刻像见到老鼠的猫一样,和光头男扭打起来。

“这房子是我先看上的,我要买!”

“凭什么,这房子我也看上了。”

两人像在菜市场吵架一样,婆婆使出了浑身解数,最后光头男实在受不了她的纠缠,让步了。

婆婆兴高采烈地把钱转了过去,又急忙去办理了手续。

我劝她这件事要保密,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呢。

她连忙点头,连张兵都没说,一心想着给孙子一个惊喜。

但她没想到,这个房子其实是我早年买的车库房,一直记在母亲名下,根本没有入学名额,市场价也就十几万。

这一切,不过是我为了她布的一个局,光头男人也是我花钱请的演员。

只有这样的饥饿营销,才能让婆婆这个精于算计的人上钩。

等到钱款稳稳落到我妈账户上,我直接甩了离婚协议书给张兵。

张兵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。

“老婆,我们结婚这么多年,一直好好的,怎么说离就要离?我舍不得你和丫丫。”

我冷笑着拿出一叠照片,上面全是张兵和吕萌在一起的证据,甚至拍到了他们在家中没拉窗帘,厮混的样子。

7. 证据摆在眼前,张兵哑口无言,只能痛哭流涕,不停伤害自己,企图激起我的怜悯之心。

我毫不心软,一笔一笔账算得清清楚楚:"房子车子都是我的婚前财产,这些年你给吕萌的钱都是我们的夫妻共同财产,限期她在半个月之内全部退还,否则我会通过法律手段解决。"

随后,我找到了吕萌。她正悠闲地坐在咖啡厅里喝咖啡。看着我手中的出轨证据和银行流水单,她丝毫不慌张。

"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,你手腕的百达翡丽手表,还有迪奥的包包,都是张兵送给你的礼物,是时候物归原主了,林小姐。"我冷冷地说。

她轻飘飘地看了我一眼,似乎笃定我不敢轻易放手:"你敢离婚吗?离婚了,你这些年的积蓄可都要分给张兵的。你舍得让孩子没有爸爸吗?从小生长在残缺的环境里,心里会扭曲的。"

我坚定回应:"你是在说你自己,还是在说你的孩子?这婚我离定了,还不起钱,你就等着坐牢吧。"

吕萌这些年都没有工作,每天的生活就是逛街打麻将,哪里有积蓄来还钱。眼见吓唬不了我,她眼底有了一丝动摇。

但她似乎又想到了什么,反唇相讥:"没关系,我的儿子可是张兵的亲骨肉,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比的。"

吕萌说得没错,只要张轩在这个世界上一天,张兵就有义务抚养他。但她不知道的是,陆家全家早就被我掏空了。

半个月后,吕萌还不起钱,当初的威风早就熄灭了。她四处求人借钱,但大家都知道她的为人,自然没有人肯搭理她。最后跑到张兵跟前,又是哭又是闹。

张兵被吵得没办法,惦记上了婆婆的钱。结果,婆婆将一张房产证放在他们眼前,还以为捡了天大的便宜,笑得眉飞色舞。

张兵定睛一看,这哪里是什么学区房,分明就是被坑了,倒贴都卖不出去。几十万的银子就这样不翼而飞了。

婆婆一开始还不相信,据理力争。她疯了一般在小区里晃荡,见人就问房子好不好。最后将房子几万块挂出去都无人问津,她才意识到被骗了。

当夜,我装作回家拿衣服,准备了一份"大礼"送给张兵。原本以为他们会大吵大闹和我动手,没想到回到家却是一片祥和氛围。婆婆甚至亲自给我煮了晚饭,但我没有吃,知道这必定是鸿门宴。

回到房间,张兵端着一杯热牛奶递给我:"老婆,真的要走吗?"我点点头,他红着眼眶,温柔地说:"那你把牛奶喝了吧,你有胃病,我怕我走后,没人惦记你的身体。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和丫丫,我不是个称职的父亲,抱歉。"

我早就在家中装了监控,看到他在牛奶里下毒的过程。他想要下地狱,还想拉上我。我没有立刻揭穿他,而是将口袋里的"大礼"递给他。

他的表情从温柔疑惑到凝固再到扭曲,愤怒和不甘写在脸上。亲子检验报告清清楚楚写着:"张轩和张兵的亲生关系,为零。"这么多年被人戴绿帽子,给别人养儿子,导致家破人亡。张兵的表情比电影还要精彩。

他失去理智,拿着小刀冲出家门。婆婆还在偷听,没想到张兵突然冲出。我端着热牛奶,完好无缺地看着这一切。

婆婆震惊地问:"你,你怎么没死?"我扬起唇:"赶紧报警吧,不然一会出人命了。"

8. “当晚,本市发生了一起恶性案件,男子持刀进入情人家中,整整捅了四十三刀,刀刀避开要害。目前犯罪嫌疑人已经被控制。具体的案情还在调查中。”

新闻报道里占了头条,婆婆经受不住打击直接种病倒在床上。

我坐在客厅,听着电视里播报的新闻,心里五味杂陈。

听目击者说,张兵杀红了眼,一边动手一边质问吕萌:“你为什么要骗我,都是因为你,我才妻离子散,我大好的人生,全都被你毁掉了!啊,我要亲手杀了你!”

他咆哮着失去了理智,声音里满是绝望和愤怒。

无论吕萌如何求饶,都没能让他停下来。她的尖叫声和哭泣声交织在一起,让人心惊胆战。

要不是报警及时,警察及时赶到制止,估计吕萌早就被劈成了两半,不过如今就算活下来,后半生的生活也很难自理。

开庭那天,我坐在电视机前,手机屏幕里的张兵像是一具行尸走肉,再也没有半点光彩。

我看了半个小时,等到宣判无期徒刑才关掉屏幕,心中涌起一股复杂的情绪。

我开启飞行模式,如释重负,长长地喘了一口气。

机场的提示音响起,我牵着蹦蹦跳跳的丫丫向里走去。

“妈妈,我们现在去哪里?”丫丫好奇地张望,小小的脑袋里充满了对未知的好奇。

我蹲下身揉着她的小脑袋:“去哪里都好,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。”

丫丫甜甜地回应:“好!”

飞机逐渐远去,晨曦逐渐从云层中照过来,前方一片光明,黑暗被长长置身于后,直到消散不见。

(全文完)tp钱包



上一篇:tp钱包官网下载 言情小说《奈何她腰缠万贯》如何能撩到常年单身的你    下一篇:tp钱包官网 去螨虫头皮屑的洗发水有哪些?清爽秀发时刻!